《神話紀元》 正文 第七五七章 出發前夕 文 / 人勿玩人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只是一個弱小的蠻神,用得著這樣嗎?”

    第二天,陳守義和從京城趕來的訪問代表團見面,并確定后天的訪問流程。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bxzww.com)

    外事訪問都有嚴格固定的程序要求,都需要提前溝通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特別是對一個蠻神的宗教國,更是需要如此。

    “陳總顧,這是外交禮儀,無關國家弱小與否,都是需要尊重的……至少面子上要過得去,私底下的話,該怎么樣就怎么樣。”訪問團團長方向前,無比直白道。

    他和陳總顧打過交道,當然這也是派他作為這次訪問團團長的原因,清楚要怎么說話。

    陳守義想起以前電視上看到的,好像還確實如此。

    “放心,該怎么做,我就怎么做!”陳守義說著頓了頓,確認道:“對了,人人日報會全程跟訪吧?”

    “肯定的。”方向前心中苦笑。

    事實上,上面原本計劃著只是一次秘密訪問,秘密談判。

    根據政治正確,蠻神就是人類不共戴天的敵人,大夏國公開訪問一個蠻神,實在是有些驚世駭俗,無論在國際還是國內都會引發軒然大波。

    但既然陳總顧要求,那再怎么引發軒然大波也得登報。

    畢竟,這只是陳總顧難得提出的一個小小要求,無論如何都要全力滿足。

    ……

    傍晚,陳守義百無聊賴的蹲在學校門口的花壇邊。

    英俊的面容,吸引了無數來來往往的目光。

    “您……您是陳總顧嗎?”一個漂亮的女生,鼓起勇氣走到他面前道。

    青春白皙的臉蛋布滿紅暈。

    “不是。”陳守義抬頭淡淡瞥了她一眼道。

    “對……對不起,我……”女生慌忙道。

    陳守義一臉冷傲的擺了擺手,打斷她的解釋,讓她快點走。

    女生心中再無僥幸,一臉戀戀不舍的走了,一邊走還一邊頻頻的回頭觀望。

    陳守義心中毫無波瀾。

    他已經習慣了。

    走在街上,總會有認出他的人。

    好在不像那些追星族那么瘋狂,最多也就偷偷打量,而像這么有勇氣當面確認的很少,當然了,有勇氣的一般都很漂亮,丑的也沒這個自信。

    不過,這對陳守義沒用。

    他喜歡的是有趣的靈魂,而不是皮囊。

    很快張曉月就雀躍的跑過來了,她穿著一件米色的運動服,在寒風中散發著青春的活力。

    “你沒多等吧?”

    “我也剛來。”陳守義露出笑容。

    張曉月感覺著周圍無數羨慕的目光,心中暗嘆。

    男朋友有一點出色,她自然是開心的,但太出色,甚至是一言一行都能登上人人日報頭條的那種,就實在讓她壓力巨大,又感覺有些自卑。

    無形的關懷,羨慕的目光,討好的同學,還有各種別有目的的有心人。

    一切的一切,都來自一個身份。

    那就是陳總顧的女朋友。

    一切顯得如此不真實,有時候想想都像在做夢一樣。

    一個灰姑娘的夢。

    她看著陳守義忽然笑了下。

    “笑什么,走,去吃飯。”陳守義扶著自行車,拍了拍后座。

    “哦,去哪里吃?”張曉月側身坐好,自然的扶住陳守義的腰部。

    “剛剛看到一家異世界烤肉店,去那里吃吧。”陳守義建議道。

    他剛成為武者那會,為了不誘導武者為了金錢冒險狩獵異世界生物,所有異世界肉還都是嚴禁交易和買賣的,但如今早已有限放開了。

    一些被確認為安全的通道,已可以自由狩獵,吸引了不少武者,以此為生。

    當然,價格也相當高昂,一個人的消費,就要花費普通人一個月的收入,不過對以強大神力的真神肉為食物的陳守義而言,絲毫談不上什么奢侈。

    兩人要了個小包廂。

    “我后天要出一趟遠門。”陳守義道。

    “去哪里?”

    “去巴國訪問。”陳守義道。

    “啊,那里是淪陷區啊。”張曉月驚訝道,她倒沒擔心陳守義,她清楚他的實力。

    “是那位蠻神邀請我,而且上面也有這個加強關系的意愿。”陳守義夾起一塊烤好的肉排,放進嘴里,一邊咀嚼,一邊說道。

    “是男的女的?”張曉月忽然問道。

    “你說的是蠻神?呃,是個女的!”陳守義心中微微汗然,解釋道:

    “對蠻神來說,是無所謂男女的,或者具體什么形象,邪教徒認為他們信奉的神是男的,就是男的,認為是女的就是女的,認為是怪物就是怪物。”

    “哦,你應該見過很多女蠻神吧,長得漂亮嗎?”張曉月笑吟吟的問道。

    當然……都很漂亮。

    畢竟是超凡生物嘛,和凡物是不同的,就像生育女神……

    “在我眼里他們都是邪惡的入侵者,所有女蠻神加起來都沒你漂亮。”陳守義一臉義正言辭道,頓時迎來張曉月嫵媚的白眼。

    吃完飯,兩人又去看了場電影。

    最后把張曉月送回租房的地方,便毅然返回了。

    ……

    臥室里。

    一條細微而又刺眼的光弧在意志的強力約束下,如游魚般在指間飛快跳動。

    空氣發出輕微的嗡鳴。

    隨著這幾天的練習,他對能量的操縱越發熟練,精細入微。那足以讓一個人體徹底氣化的能量,在他手中被馴服的如臂指使,無比熨貼。

    兩個小家伙,似乎嗅到危險的氣息,遠遠的觀望著,小臉驚恐中又夾雜著好奇。

    連續練習了十幾分鐘后。

    陳守義打開窗戶,寒風撲面,與此同時,光弧脫離手指,如閃電般瞬息射向天空。

    僅僅01秒,就已飛射到數千米的高空,繼而爆發出一道細小的閃光,照的整片夜空都微微一亮。

    他低頭看了看手指,嘆了口氣:

    “又焦了!”

    焦黑的手指正在一片片的脫落,飛快的自愈。

    核聚變的光弧靠的太近,即便是意志也無法盡數的防御這輻射的高溫。

    這幾天,他都不知道,更替了多少血肉,估計半噸都有了。

    好在舊的去了,新的又再來。

    再加上強大神力的真神肉大量補充,他感覺還能吃得消。

    休息了一會,他又再次練習。

    ()

    ()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