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再展縫合神技 文 / 草根一品

    “來,讓我瞧一下。”林子楓先以點穴的手段幫他止了血,接著一手摸著他的脈,一手取出一枚玉露丹塞進他口中,“把藥服了,不會有問題的。”

    保安一把抓住了林子楓的袖子,“老總,我……我五一要……要結婚的,真不會死……死吧!”

    林子楓安慰道:“死不了,一條小口而已,最多在床上躺一星期。放心吧,你是為公司負的傷,住院期間工資照發,還有一筆撫恤金。”

    夏曉琴捂著胳膊走過來,“哥,你看看我的傷沒問題吧?”

    “你也死不了。”林子楓隨手取出兩枚玉露丹,“你和宋蕾一人一枚,過會我幫你們處理傷口。”

    “哦!”夏曉琴接過藥忙跑去找宋蕾。

    林子楓伸手將保安托起來,向保安小隊長交代道:“小王,你帶人處理現場,我們去醫院。”

    “是,林總。”小王忙點頭,接著指了一下宋蕾的前男友王偉杰,“林總,他怎么辦?”

    王偉杰捅完人也沒跑掉,當場就被按住了,此時小臉蒼白,嚇得身子直哆嗦。林子楓道:“一會警察來了,直接交給警察好了。”

    王偉杰一聽要將他交給警察,越加的害怕了,腿一軟,直接給宋蕾跪下了,“蕾蕾,看在咱之前的感情上,就饒過我這次吧……”

    “滾!”宋蕾罵了一聲,連瞧都沒瞧他,直接隨著林子楓擠上了車。

    此時,楊晨腿還軟著,所以連車都沒下。林子楓又開上車向著醫院趕去。

    沒一會,夏曉琴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她取出來瞧了瞧,“哥,你的電話,是焦萌萌打來的。”

    林子楓接過來,“是我,焦姐什么事?”

    她還不清楚出了事,問道:“老總,剛才曉琴帶了一幫保安出去了,不知出了什么事,給宋助打電話也打不通。”

    林子楓嗯了一聲,“情況我清楚,對了,剛才在停車場撞了幾輛車,你去處理一下,所有費用走我的賬。”

    “好,我這就去。”焦萌萌應了一聲,猶豫了一下,試探道:“林總,出了什么事?”

    林子楓也不瞞,道:“還是宋蕾的前男友鬧事,宋蕾、曉琴,還有保安李宏受了些傷,不過,問題都不大,我們在去醫院的路上。對了,此事你和杜姐知道就可以了。”

    焦萌萌也不多哆嗦,應了聲好,便掛掉電話忙著去處理停車場的事。

    到了醫院,將保安直接送進了急救室,而夏曉琴和宋蕾的傷則是林子楓親自處理。

    林子楓隨便拉了一個小護士,向她說明了情況。小護士一皺眉,“對不起,不可以,沒有醫生的處方,不能隨便給你取藥,再說醫院床位緊張,不要說給你提供一個房間了,一個床位都很難。希望你多理解,不要給我們出難題,你還是先掛號,然后……”

    林子楓本以為很簡單的事,沒想到會這么費事。擺了擺手,“你去忙吧!”

    小護士疑惑的瞧了林子楓一眼,轉身走掉了,看起來很忙的樣子。

    林子楓取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只等了幾分鐘,來了四五個人,都是急匆匆的,很巧的是,其中就有剛才的小護士。

    “哪位是林先生?”一個白白胖的男子問道。

    林子楓迎上兩步,“我是,不是怎么稱呼?”

    “我是萬剛,這里的院長。”他和林子楓握了握手,“不知林先生都需要什么?”

    林子楓道:“兩瓶生理鹽水,兩個無菌盆,和兩條消過毒的毛巾,再就是清靜些的房間。”

    “好辦好辦。”萬剛忙向小護士道:“馬上去按林先生的吩咐準備,準備好送到……”

    他交待一半,卻想到關鍵問題,又向林子楓問道:“準備的房間需要達到什么條件,要不要無菌?”

    林子楓道:“不需要那么嚴,干凈一些就可以。”

    “那就去我辦公室吧。”隨即,他又向小唐護士交待道:“準備好送到我辦公室。”

    小護士一直瞄著林子楓,還有些氣乎乎的,并不害怕林子楓報復什么的。聽萬剛交待完,倒是沒多羅嗦,扭身快步去準備。

    “林先生請。”萬剛帶路向他辦公室走去,同時介紹著他身邊的人,“這位是外科專家宋醫生,行醫近三十年了。這位是在外科工作多年的熊護士長,非常的有經驗,林先生有需要隨時吩咐就可以了。”

    林子楓點點頭,“多謝了。”

    萬剛卻很謙謹,“應該的。”

    幾人上了電梯,萬剛一直有意無意的打量著林子楓幾個人,最后,在楊晨的臉上停留的多了一些,似是認出了楊晨,不過,可能覺得場合不合適,沒敢直接去認。

    進了辦公室,又稍等了一會,唐小護士將林子楓所需的東西都送了過來。萬風又客氣了一句,問要不要醫生幫忙,見林子楓不需要,便帶人去了去了另一個房間,只留下了小唐護士。

    林子楓將生理鹽水分別倒在兩個盆內,“你倆先洗下傷口。”

    宋蕾的傷在臉和手上,直接像洗臉一樣清洗起傷口。而夏曉琴的傷在小臂處,她試著拉了拉衣服,接著苦著臉,“哥,疼。”

    “一點小傷而已,連血都不流了,有那么痛嗎?”林子楓拉著她的袖子,嘶的一下將袖子給扯開了,拉到盆前,直接用手撩著生理鹽水幫她洗。

    唐小護士終于忍不住了,沒好氣道:“你怎么這樣處理,懂不懂外傷處理,會感染的知不知道。”

    林子楓一笑,“沒關系,都是我自己家人,出了任何問題都不讓你負責。”

    “你……哼!”唐小護士偷偷白了林子楓一眼,小聲嘀咕道:“想讓我負責,我也不負責。”

    宋蕾洗完臉,用毛巾小心的擦干,轉過臉來,“師父,我臉上的傷怎么樣,不會留下疤吧?”

    她臉上還是有兩條大一些的傷口,唐小護也瞧了瞧,“你額頭和臉蛋上的傷最好縫合一下,不過,你按他的方式處理過了,我可不保證留不留疤。”

    林子楓挑起宋蕾的下巴左右瞧了瞧,“先坐下。”

    接著,取出一根比發絲還要細無數倍的絲,而且幾乎是透明的,不仔細看根本看不清。唐小護士剛準備探頭瞧,林子楓笑著瞧了她一眼,“這可是我師門不傳秘法,閑人免觀。”

    “你……”小護士氣得小臉蛋一黑,嬌哼了一聲,向一邊走去,“不看就不看,什么了不起的。”

    宋蕾見師父又搞惡,不由抿嘴一笑。

    林子楓嚴肅道:“不許笑,傷口笑得嘴那么大,我可不管了。”

    宋蕾差點笑噴了,嗔道:“師父,你怎么那么討厭,我嘴也不大好不好。”

    如果是私下里,根本還會有一句,我下面也不大。這小娘們,是相當的流氓。

    林子楓也不用針,直接用冰蠶絲縫合。之前,林子楓用這種辦法給夏曉琴縫過屁股,此時,夏曉琴見表哥又用這種方法給宋蕾縫,不由捧著胳膊走了過來。

    楊晨忍不住好奇,猶豫了一下,也湊了過來,不過,卻注意著林子楓神色,見他沒有避她的意思,才站在那里,這一看之下,整個人驚住了,就那么一根比蜘蛛絲還細的絲,在他手里捏著的一端竟如針一般,輕松的就穿過了肌膚。

    “這,這是什么絲啊?”楊晨掩著小嘴,壓低聲問道。

    林子楓隨口道:“冰蠶絲,你應該從傳說中聽過。”

    “啊?”楊晨一臉的驚訝,“真有這種東西?”

    林子楓道:“傳說是從哪里來?”

    楊晨眨眨眼睛,感興趣道:“那不知哪里有這種東西?”

    林子楓道:“有冰蠶的地方有。”

    楊晨表情頓時僵了,這不等于沒說一樣嘛。既然林子楓不愿說,她也不再追問,聰明的女人懂得適合可止。只是像小女孩子似的,不高興的瞪了林子楓一眼,接著將目光又放在了宋蕾的臉上,就見縫過的傷口,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曾經那里受過傷。楊大主持又被林子楓的手段給震住了,輕聲向宋蕾問道:“縫合時痛不痛?”

    宋蕾不敢有大動作,小聲道:“不痛,就像蚊子叮一下似的。”

    唐小護見這邊嘀咕,在巨大的好奇心的驅使下也忍不住了,探頭探腦的向這邊瞧,可惜被三個人一圍,她什么都看不到。

    林子楓將兩處大的傷口縫合好,又取出一枚丹藥一捏為為二,將一半塞到宋蕾的嘴里,“含化了吐出來。”

    宋蕾一臉惡心的表情,“師父……”

    林子楓道:“如果嫌棄惡心,自己去洗手間處理。”

    “還是師父處理吧,我怕自己處理不好。”宋蕾說著將融合了丹藥的口水吐擠到唇邊。

    夏曉琴掩格格的笑,“宋蕾,你和表哥一樣惡心。”

    宋蕾臉蛋頓時紅了,這句話讓她想到了某方面。瞪了她一眼,“你才惡心,我可記得上次某人的屁股被狗咬了……”

    “啊,死宋蕾,不許說,不許說。”夏曉琴頓時叫起來,紅著臉瞄了林子楓一眼。

    林子楓用手指沾著宋蕾的口水,將她臉上的傷涂了一下,接著道:“手上的傷自己舔一下。”

    夏曉琴將手臂伸過來,“哥,該給我處理了吧。”

    林子楓也是用冰蠶絲給她縫合一下,然后,將剩下的半枚玉露丹塞到她的嘴里,讓她含化了自己舔。其實,倆人之前已經服過玉露丹,就算不經過最后一步的處理也不會留下疤痕,只是,用化開的丹液再處理一下,好得更快一些。

    唐小護士見到林子楓處理過的傷口完全驚呆了,如此簡單的條件和手法,竟然處理的像沒受過傷似的,就算是最好的外科專家也做不到這種程度。

    她也不怕林子楓嘲弄,瞧了瞧宋蕾的臉上的傷,又拉起夏曉琴的手臂瞧了瞧,傷口基本看不出來了,而且,也不見紅腫。

    (https://.net)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