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親戚 文 / 草根一品

    而唐峰就是那種女孩子容易產生好感的男人,長得帥,學歷高,二十七八歲就是主任醫師,前途無量。

    坐上車,林子楓很嚴肅道:“不許與那個姓唐的交往。”

    夏曉琴的表情任何人都看得出,所以,林子楓也沒有回避楊晨。夏曉琴又氣又羞,揚起小拳頭就捶林子楓,“臭表哥,誰要和他交往。”

    林子楓似笑非笑道:“我沒指名道姓,某人干嘛自己就有承認了。”

    “啊!”夏曉琴一把捂住了臉,“討厭死了,臭表哥。”

    林子楓也不去理她,向前面的宋蕾和楊晨問道:“你倆個比較有閱歷,說說看,唐峰這人怎么樣,要客觀的評價。”

    宋蕾調皮的笑道:“很悶騷的男人,而且,自身條件優越,從不缺少女孩子追,對待感情上很難認真。”

    楊晨從后視鏡瞄了一眼埋著頭,嘟著小嘴不高興的夏曉琴。略斟酌了一下,道:“宋蕾將該說得都說了,我只補充一點。唐峰看似很好說話,但非常的勢力,他找老婆的標準,一定是那種對他事業有幫助的。”

    “利害,都說到了要點。”林子楓嘆了口氣,伸手撫了撫夏曉琴的頭,“你要真喜歡他也成,哥也可以成全你倆,而且,哥還敢保證他會對你好。”

    隨即,林子楓又補充道:“不過,哥得不停的給他提供機會,比如副院長,院長,然后等等吧,各種榮譽獎勵絕對不能斷。當然,幫自己的妹夫那也是應該的。”

    “臭表哥,你討厭,誰看上了他了。”夏曉琴又捶林子楓,小臉蛋通紅,都快哭了。

    “哥沒和你開玩笑,而是說正事。”林子楓將她摟進懷里輕輕拍了拍,“站在我的角度來說,這個男人真不合適你,表哥可以給他提供機會,讓他對你好,但是卻不能看住他,在外邊做什么。這樣和你說吧,他現在身邊都不少于四五個女人,經歷過的女人不少于二十個,將來隨著社會地位越來越高,身邊的女人也會越來越多。”

    宋蕾自然不疑林子楓的話。而楊晨則是帶著狐疑,當然,她倒不以為然,要說唐峰身邊沒女人那是不可能,但說有過那么多女人,卻是有點夸張了。

    “知道了哥。”夏曉琴有點小難受,畢竟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有感覺的男人,卻這么快就破產了。

    林子楓笑了一下,道:“這個男人很自信,三天內肯定會去找你,而且會手捧著鮮花,在他的心里,已經將你視為籠中的小鳥了。”

    “哥,你太討厭了。”夏曉琴瞄了林子楓一眼,“才不會,我又不是小孩子。”

    林子楓道:“不信咱就打賭,三天內肯定去找你,而且會選在下午,接近下班的時候,他會很紳士,很風度的邀請你共用晚餐,如果你去了,一定去法國餐廳,而且,餐廳一定是提前定好的。”

    楊晨忍不住笑了出來,“林子楓,你是不是也這樣追女孩子?”

    林子楓摸了摸下巴,笑道:“像我這么帥,才貌雙全,文武兼具,如果放在古代,那就是文武雙科狀元,皇帝給公主選駙馬的標準,還用得著追女孩子嗎?”

    三個女人頓時笑噴了。夏曉琴邊笑邊拿腦袋往他懷里鉆,“哥你又臭美,被嫂子打得豬頭似的,也不知是誰。”

    ……

    下午,林子楓趕到了順安,來得時候并沒有通知易柔,而是直接進了易柔的住處,到廚房看了一圈,冰箱內除了有幾盒的奶外,一把油菜爛了,幾個包子已經長了毛。

    林子楓搖了搖頭,“這女人,娶到家里絕對不是個好媳婦。”

    太顧工作的女人,對男人的來說,就是受罪。林子楓將冰箱里的東西取出來都丟進了垃圾袋,然后簡單的收拾一下,又進臥室轉了一圈,將被罩枕巾扯下來送進洗手間,洗手間里還一堆三四天的衣服。林子楓分了類,一部分放在洗衣機里泡起來,另一部分泡進盆子里。

    整理完了,拎著收拾好的垃圾下了樓,然后打了車直奔了菜市場,雖然現在不往菜市場跑了,但業務還熟,先是買了菜,然后跑去買肉類,最后跑去買水果。

    林子楓很有點居家婦男的樣子,左手一嘟嚕,右手一嘟嚕。看看時間,時間還夠,又奔了水產,準備買條活魚。

    他剛進門,迎面走來一男一女,都是胖胖的,三十左右歲,女人從耳朵脖子,到手全是首飾,像地主婆似的,男人挺著大肚子,顯得很有派頭。

    男的眼睛亮了一下,“這不小楓嘛,怎么在這里?”

    真得夠巧的,大舅家的表哥,好幾年未見了,居然在這遇上了。最后一次見,還是四年多前,自己老爸生病,跑去他家借錢,給了三百塊,說不用還了。

    那時,幾個親戚中,他家是最有錢的,不說百八十萬吧,十萬二十萬還是輕松拿得出。不過,總歸還給了三百塊,沒有直接將他趕出來。林子楓笑了笑,“原來是表哥表嫂啊,也過來買菜啊!”

    表嫂江月香嘴角帶著笑意,微微打量著林子楓。而周云濤則是將雙手搭在肚子上,“我和你表嫂過來了解下市場行情,剛剛開了一個大排檔,做生意不了解行情不行啊!”

    林子楓故意一臉的羨慕,“表哥表嫂,這生意都不夠你們做得了,有金店,有酒樓,現在連大排檔的生意也做,還讓別人活不活了。”

    周云濤取出一支煙來點著,接著才想到林子楓,讓了一下,“現在酒樓的生意不好做,公款吃喝的少了,所以也不賺錢,我和你表嫂商量了一下,便弄了一家大排檔,主要是給學生提供便利。”

    江月香道:“你不是在奉京上學嘛,怎么跑這里來了?”

    “哦!”林子楓有些不好意思,“早畢業了,過來看位朋友。”

    江月香問道:“你爸媽怎么樣,你爸的病治好了嗎?”

    林子楓點點頭,“還行,我大舅和舅媽怎么樣?”

    江月香哼了一聲,“在老家呢!”

    林子楓心里冷笑,這叫互相報應吧。之前,大舅和舅媽不孝,硬是將老娘氣死了,如今兒子兒媳也不孝,來住幾天都嫌棄臟,將來養老更不用想了。

    周云濤電話響起來,他邊接電話邊道:“小峰知道家吧,有空家里來玩。”

    林子楓點點頭,道:“表哥表嫂要忙的話,就快走吧!”

    周云濤點了下頭,邊接著電話邊向前走去,江月香又客氣了一句,“家里玩啊!”

    林子楓瞧著倆人走遠,笑了一下,轉身去買魚。對待生他養他的父母都不親,何況是其他人。

    林子楓買好了東西,打了車又趕回了家里,先是將洗衣機啟動起來,然后,把電視也打開,不為看,主要是活躍氣氛。

    接著便開始洗菜做飯,該燉的燉,該切的切。一直忙到易柔快下班的時間,想了想,還是給易柔打了電話,雖然從側面已經問過了,這幾天易書記不出差不下鄉,但誰知道這娘們突然弄出點什么工作,到時那豈不成了傻漢子等老婆了。

    “易書記,你家著火了,趕緊回家救火。”

    “小刁民……什么時候來的?”易書記的聲音柔嫩中帶著輕顫,顯然一時間有些過于激動。

    林子楓故意沒好氣道:“臭娘們,昨晚上你去做什么了,讓我傻等了一個晚上。”

    “呸,不知你等哪個女人來呢!”易柔哼一聲,半點不受他詐唬,“好了,我這就下樓了。”

    林子楓調戲道:“易書記,不要太急了,路上慢點,我整晚上都是你的人。”

    “呸,不要臉。”易書記羞到了。小別勝新婚嘛,距離的美就在這里。她故意弄得動靜很大,走了兩步,又突然停住了,“呀,小刁民,我突然想事,要晚一些回去。”

    “沒關系,你忙你的,不能為了我耽誤了工作。”林子楓渾不在意,接著話鋒一轉,壓低聲道:“一會我給易書記送飯去,順便再吃一道美女湯。”

    易柔嬌哼了一聲,“我要下鄉。”

    “下鄉呀!”林子楓撓了撓額頭,“那易書記能不能告訴我去哪個鄉,晚上一起躺在包谷堆上賞月好不好?”

    “不告訴你,我先掛了。”易柔說著掛掉了電話,顯然是不太方便繼續和他通話。

    林子楓放下電話,將洗衣機里洗好的衣服取出來晾上,又回到廚房繼續炒菜,不用擔心易柔會像少女似的,故意拖延時間不回來,肯定是有多快有多快,恨不得馬上飛回來。

    果然,就在林子楓炒最后一個菜時,樓道里響起了高跟鞋的聲音,接著傳來鑰匙和開門的聲音。進了門,將鞋換了,便直向廚房走來。

    易書記一張小臉蛋泛起淡淡的嫣紅,一雙美眸盈盈似水一般。見林子楓正系著小圍裙忙碌著炒菜,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暖意,忍不住先笑了,“小刁民。”

    林子楓調弄著,“易書記,你臉蛋怎么那么紅,難道是天冷涂得蠟?”

    蠟是黃的好不好,太討厭了。易柔自然是知道林子楓戲弄她,走過去扶著他的肩,“什么時候到的,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

    “下午到的。”林子楓將最后一道菜裝到盤子里,轉身摟住她的小腰,“之所以沒有通知我家易書記,第一,我家易書記是個小工作狂,我怕擾了易書記的心,易書記又怪我了。第二,想給易書記一個驚喜的,本來是想等易書記進門后自己發現我來的,但是擔心易書記下班后又去忙別的,只好給易書記打了一個電話。”

    易柔盯著林子楓的臉瞧了一會,接著將頭枕在他的肩上,小臉蛋正好貼到林子楓的下巴上,柔聲道:“這次來是準備投資的?”

    林子楓到她的小臀打了一下,易書記渾身一酥,忍不住嗯了一聲。

    (https://.net)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