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7章 豪門聚會 下 (第一更!) 文 / 九九三

    【小說公眾號開通拉,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bixiazhekou】    “是有些不合適,表弟,現在還有時間,你帶你同學換身正裝,在如此重要的場合,怎么能穿著如此隨便?這會讓別人認為你同學不尊重人!”

    王大海表姐的聲音傳來,坐在他表姐身旁的青年不屑的掃過王仙。【小說公眾號開通拉,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bixiazhekou】

    “一個人的氣質、涵養、穿著、語言,體現一個人的富裕,有些東西不是暴發戶所能夠展現出來的,三代培養一個貴族。”

    青年攬著王大海的表姐,滿臉笑容的盯著王仙,眼中有些淡淡的不屑。

    旁邊另外幾名青年也是滿臉笑意的看了看王仙,眼中有著淡淡的譏諷。

    暴發戶看不起窮人,而貴族,看不起暴發戶。

    一個暴發戶想要成為一個貴族,起碼要經理三代的磨礪。

    第一代提供資本潛力,擁有地產、知識。

    第二代創造物質資本,擁有長期創造金錢的資本能力。

    第三代產生精神價值。

    在他們看來,這個前來參加宴會的少年,穿著如此隨意,連第一代都達不到。

    場中,今天能夠來到的這里的,無一不是來自于富豪家族,來自于武者世家,在每個城市都擁有強大的實力。

    極好的家教,良好的家室,毫不夸張的說,他們就是貴族。

    王仙聽到王大海表姐的話微微一愣,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颯然的笑了笑。

    參加過兩次的宴會,都有人拿他衣服說事。

    不過也正如他們所說,王仙真不是所謂的貴族,他沒有這么多的在意,喜歡穿什么就穿什么。

    青年口中所謂的貴族,在他看來不過是一個笑話罷了。

    貴族?

    強者從來不被世俗約束,而世俗人的眼光去看強者,只有敬畏仰望,沒有會說他今天穿的不好。

    因為他們沒有資格評價。

    王仙目光掃過幾人,不在意的聳聳肩,拿起王大海放在他旁邊的果汁。

    王大海看到王仙的樣子微微苦笑,小聲的說道:“老王,你要不要換一身正裝!”

    “不用,太麻煩了。”

    王仙搖了搖頭,不在意的說道。

    “這是不是不太好!”

    王大海為我猶豫,他這位兄弟神秘無比,在江城的勢力很強。

    隨手幾千萬都能夠捐給學校,但這次宴會可是整個南省的豪門聚會。

    江城只是南省的一個小城市,而且這次還是南省首富舉辦的聚會。

    穿著太隨意的話,給人一種不禮貌的感覺。

    王仙笑著搖了搖頭,目光看向一旁,看到兩名老者穿著普通的中山裝朝著大廳的內部走去:“他們也不是穿著普通的衣服!”

    “噗!”

    “呵呵,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哈哈,他竟然跟武老和李老比,武老林老是什么人物?二級古武世家的家主呀,他竟然有資格說出這句話!”

    王仙的話剛說完,旁邊幾個青年便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看向他的目光猶如白癡。

    王大海的表姐也是微微一愣,眼中閃過一絲無語。

    原本她還覺得自己表弟的同學一表人才,沒想到竟然如此的蠢,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進來這里的。

    “這位同學,你有邀請函嗎?”王大海表姐看向王仙,有些冷淡的問道。

    “跟朋友一起過來的!”

    王仙聽到他們嘲諷的話,臉上同樣不屑的笑了笑,看了一眼女生,說道。

    “原來如此!”

    王大海表姐一副意料之中的樣子,顯然,他是沒有資格收到孫首富邀請函的。

    “大海,與你這位同學保持一下距離,要不然會給爺爺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風言風語!”

    王大海表姐朝著他小聲的說道。

    “表姐我”

    王大海微微一愣,臉上露出錯愕的神色,他沒有想到自己表姐竟然會直接說出這樣的話。

    這令他臉色微微難堪,臉色沉了下來沒有說話。

    “大海,聽你姐的話,別給你外公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王大海表姐身旁的青年朝著他淡淡的說道。

    “呵呵,表姐,我的事情,你就別管了。”

    王大海臉色有些僵硬的說道。

    “你我這不是管你,是為爺爺著想,你”

    王大海表姐有些生氣的盯著他。

    “我們去旁邊坐去。”

    王大海拉了拉王仙的衣袖,朝著一旁的位置坐去。

    王仙笑著微微的搖了搖頭,跟著來到旁邊的一個座位上。

    “老王,你別在意,我這個表姐說話有些難聽。”

    王大海臉色有些不好的朝著王仙說道。

    “沒事,懶得搭理他們,一個個的還自語貴族。”

    王仙笑了笑,來到旁邊拿起兩杯紅酒,與他碰了碰,笑著說道:“看來大海你地位有些低呀!”

    “嘿嘿,這可是你說錯了,以后哥雖然沒有你這么牛逼,但是還是能夠繼承不少財產的!”

    王大海眉頭挑了挑,興奮地說道:“我幾個舅舅沒有兒子,我外公可是把當我孫子養,雖然我爹不受待見,但我還是挺討外公喜歡的,不然外公也不會帶我來!”

    “你這還是未來的土豪呀!”

    王仙有些意外的看著王大海。

    “還好還好,千把萬還是有的,所以我表姐她們不怎么待見我。”王大海笑著,倒是沒怎么在意。

    反證他與幾個表姐沒有交集,這次他外公只帶他一人來,并沒有帶他表姐,他表姐跟著男朋友過來的。

    “小優,你這個表弟還真是”

    一旁,王大海表姐看到王大海拉著那名青年離開,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不屑,朝著她搖頭說道。

    “哼,他父親一個農村人,當初我爺爺就反對,現在我這表弟也是隨他父親,認識的人也是不三不四!”

    王大海表姐微微不屑的搖了搖頭,感覺有些丟人,與旁邊幾人岔開話題,聊起其他的事情。

    王大海向王仙聊起了學校里面的事情,漸漸地,大廳內的人越來越多了起來。

    整個宴會廳層次分別,老一輩的坐在最前面的位置,中年一輩坐在中央,年輕一輩都坐在后面的位置。

    青年一輩的也不想往前面去,在后面與同齡人聊天不會有太多的顧忌。

    很快,后面便聚集了來自南省的眾多青年少年。

    ()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