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能力 文 / 北風狠狠吹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走出醫院,富岳直接向木葉村外走去,覺醒的萬花筒一直沒有用過。【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在覺醒時腦海中雖然對自己的能力有了一定的猜測,不過沒有經過實驗,富岳也不能確定。

    村內人多眼雜,實驗萬花筒實在太冒險,而且三代火影的望遠鏡之術隨時可能觀察到富岳的情況。

    一旦暴露很有可能引起木葉高層的猜忌以及貪婪,畢竟這可是傳說中的萬花筒。

    木葉后方的一處森林中,富岳靜靜的站立,雙眼開啟三勾玉寫輪眼,猩紅的寫輪眼里面三顆勾玉開始旋轉。

    隨著萬花筒的開啟,眼中的世界和三勾玉完全不同,不僅更為清晰,而且眼前所有事物的移動軌跡都清晰無比的呈現在他的雙眼中。

    而且一股澎湃的能力出現在富岳的雙眼中。

    這種似乎能毀滅一切的力量讓富岳有了一種自己已經無敵的感覺,不過念頭剛剛升起,就被富岳掐滅。

    宇智波一族之所以大部分狂妄自大就是這種念頭作祟,寫輪眼的每一次進階,都將會讓實力有了質的飛躍。

    實力提升了,自身的心境跟不上,很容易出現心態失衡。

    富岳能夠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因為他知道以后的忍界戰爭會有多恐怖,萬花筒只能讓他在普通人中成為強者,至于稱霸忍界,還差得遠。

    對于雙眼的能力,在他覺醒萬花筒時,雙眼的能力已經反饋給了大腦,只是對于能力描述的并不清晰,富岳只能大致知道一只眼睛的作用是攻擊,一只的作用是輔助。

    左眼的萬花筒極速旋轉,一道黑炎直接出現在前方的土地上,在萬花筒焦點直視的位置靜靜燃燒,似乎不將眼前的地面燃燒殆盡不會熄滅。

    隨著富岳切斷體內的查克拉以及瞳力的供應,黑色火焰逐漸熄滅,一道血線從他的左眼處流出。

    這是富岳左眼的能力,天照,在宇智波的歷史中,天照覺醒的例子并不罕見,包括他以后的兩個兒子,也都覺醒了天照的能力。

    宇智波的萬花筒能力雖然跟覺醒時的心態以及習慣有關,富岳感覺和蘊含的宇智波血脈也有一定關系。

    每一脈血輪眼中隱藏的萬花筒能力都不同,即使經歷完全相同,兩名完全沒有關系的宇智波族人也會覺醒完全不同的能力。

    富岳估計,他這一脈的宇智波族人血脈中隱藏著就是天照的基因,所以他這一脈覺醒的族人,都有很大的可能會覺醒天照。

    富岳右眼的萬花筒開始旋轉,一道黑色煙霧從富岳的身體四周出現,直接將富岳全身包裹,直至黑色煙霧徹底消失,連同富岳的身影同樣消失。

    看著消失的身體,富岳明白這算是一種另類的隱身術,他的身體還在原地,只是整個身體變得透明,和月光秀一的透遁有著類似的作用。

    卻又完全不同,使用透遁體內的查克拉不能有太大的波動,而他消耗的黑霧中是的能量,實際黑霧并沒有消失只是變得透明,依然飄蕩在富岳的身體周圍,被黑霧遮掩的物體也會變得透明。

    富岳靜靜站立在原地,直到五分鐘后身體才逐漸出現,這是跟帶土的神威完全不同的兩種能力,帶土的消失是因為他的眼中連接著一處空間,富岳則是完全的隱身術。

    兩者互有優劣,帶土一旦使用神威隱藏于神威空間中。無論外界多強的攻擊,都對他沒用。

    富岳則完全不同,只要有人能夠察覺他的位置,就能攻擊到他,同樣,五分鐘時間內,富岳也能在隱身狀態下進行攻擊讓人防不勝防,只是消耗的黑霧速度會加快。

    富岳感覺自己之所以覺醒這種能力,也許和他潛意識有些羨慕月光秀一的透遁,對帶土神威的忌憚以及想要隱藏自身,暗中策劃一些有利于自身的計劃有關,畢竟這種隱身類能力一旦被充分使用,起到的作用將是巨大的。

    同時有了這個技能,他的一些行動都可以名正言順的進行,而不被發現。

    兩只眼睛的萬花筒能力都已經試驗完成,接下來就是所有宇智波一族在覺醒萬花筒之后都會覺醒的能力,須佐能乎。

    兩只萬花筒同時旋轉,兩道不同的瞳力開始融合最終和體內的查克拉相結合。

    一股陰冷開始彌漫,這是萬花筒特有的陰屬性查克拉。

    一道黑色的虛幻骷髏光影開始出現在富岳的身體周圍,最后逐漸變大,形成一尊巨大的半身武士形象。

    黑色武士充滿神秘,似乎本身就隱于黑暗中,又高大巍峨,顯得十分強大。

    左手手中浮現一顆巨大的勾玉,一道黑色勾玉虛影從須佐能乎手中勾玉飛出,將前方一片平地炸出一個大坑,威力不錯。

    右手握有一把長刀,和鼬的十拳劍不同,這把長刀是宇智波富岳利用瞳力和查克拉具現出來的,只有劈砍的能力。

    兩道血淚從富岳的眼中流出,富岳能夠感覺到無論是體力瞳力還是查克拉都在快速消耗,就像開了閘的洪水。

    須佐能乎逐漸消散,雙眼中消耗的瞳力永久性的消失了,而不是逐漸恢復。

    富岳明白,沒有瞳力補充的萬花筒就像無根的浮萍,最后的下場只有雙眼耗盡瞳變得失明,或者在失明之前巨大的消耗先將身體壓垮。

    富岳對于自己的雙眼并不是太擔心,他本身就有吸收瞳力的能力,而且短時間內并不會頻繁的使用萬花筒。

    實驗結束萬花筒的能力,已經到了下午接近黃昏,使用火遁將四周的一切痕跡破壞,無論多強的偵查忍者進行偵查,都只會得出宇智波富岳在練習火遁的結論。

    轉身向著木葉走去。

    剛進入木葉沒多久,一名暗部成員出現在富岳前方。

    “宇智波富岳,明天上午十點請到火影辦公室開會。”

    富岳點了點頭道:“我會準時參加的。”

    忍者學校的最新一屆學生即將畢業,估計明天的會議是為了分配最新一屆即將畢業的學生。

    這一屆的忍者學校畢業生中,最耀眼的應該是日向家族族長的雙胞胎兒子,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

    一個以后的日向家族族長,一個族長的貼身守衛,同樣的親兄弟,只是出生的時間不同,最后的結果完全是天上地下。

    之所以出現這種結果,白眼對非日向血脈的排斥反應比較平淡有很大關系。

    宇智波雖然同樣有宗家分家之分,不過卻是以血輪眼論英雄,沒有血輪眼,即使是族長之子,在高傲的族人面前同樣是個廢物。

    ()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