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文 / 自上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第二天,我一覺睡到自然醒,乙雀已經擺好了我愛吃的,暗香趴在床尾,腦袋搭在我的鞋上,看見我坐起來了,連忙叼著鞋站了起來。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dzaopk.live

    “這是要給我穿鞋?”我拍了拍它的腦袋,“放下吧。”

    啪嘰一聲,嘴里的鞋扔我跟前。

    “換個一雙。”

    乙雀從善如流的去柜子里又找了一雙鑲著珍珠的鞋子。

    暗香趴了回去。

    “昨晚那些人都還老實不?”我問。

    初八一邊給我凈面,一邊說“很老實。”

    “那就不對了。”我打了個哈欠。

    乙雀遞給我漱口水和和香葉牙粉。

    吐出怪味的香葉牙粉,“他們選的人呢?”

    “在外面跪著呢。”乙雀開始給我梳頭。

    初八給我上妝。

    怎么這么隆重啊,還要上妝。

    “誰來了?”

    “安國公夫人到訪,在府門外等候多時了,在馬車里。”乙雀說著,給我插了一對稱步搖,額頭還給我墜了瓔珞。

    我搖著腦袋,步搖跟著亂晃。“這是丑媳婦終于見公婆了?”

    初八拿著禁步,在我裙子上比劃著,乙雀抽空看了一眼,“鳳紋那個。”

    “會不會太張揚了?”

    初八拍板“不會。”然后把另一個玉質雙魚禁步收了起來。“閑時打幾個宮絳吧,禁步太多了,也要有幾個宮絳。玉質的公主碰壞了要心疼的。”

    嗯,初八深知我心。

    初一進屋的時候,我剛吃完早飯。乙雀示意我抿一下胭脂紙。

    我斜眼看見初一的眼神都不對了。

    初一咳嗽了一聲,“安國公夫人求見。”

    “那群人選好代表跟我交涉沒?我可不想一個一個的來了。”

    “安國公夫人讓人把她們拉走了。”

    “擦。這是護著喻君慎的后院嗎?”我有點生氣了,“婆媳關系緊張啊,我的后院不能安生了。”

    “我已經把安國公夫人領進會客堂了,您去了不就知道安國公夫人的來意了。”初一說。

    我站起來,暗香跟著我站起來,要跟著我,“趴著吧,一會帶你出去轉轉。”

    ————

    安國公夫人的眼睛跟喻君慎的很像,為了使自己端莊大方些,安國公夫人幾乎沒笑過——據說。一點也看不出像四十歲的人,如果不說,看上去像喻君慎的姐姐

    我見到的安國公夫人確實是很高冷,這種氣質讓人根本注意不到她的眼睛。

    喻君慎在我跟前都是笑的小狐貍樣的算計我什么。

    安國公夫人有些尷尬地咳嗽一聲打斷了我的打量。

    乙雀適時的給端上了茶。

    “夫人來意我已知曉,需要我配合做什么嗎?”我對著美人實在端不起架子。

    初一咳嗽起來,“公主,那些人都被夫人拉走了,強行。”

    安國公夫人似乎偷偷長舒了一口氣,“君慎自幼被慣壞了,打小不知人情世故,那這個所謂紅顏知己,等他回來親自給你解釋,至于現在,我卻是要找她們算賬的。打著我兒的招牌給安國公府添堵,公主心太仁慈不忍心發落他們,我卻是沒有這樣的顧慮的。”

    她眼中冷光一閃,冰冷異常。

    “我是怕這里面真有喻侍衛的可心人,確實是不好發落,京中都知我名聲在外,我卻是不想讓喻侍衛為難的。畢竟將心比心的。”

    初八三人都大咳。

    安國公夫人聽完卻是哈哈大笑。

    唉,烽火戲諸侯那位,我理解你了。

    “公主不必在意,”她好似很快就能控制自己的情緒,雖然嘴角上揚,“這些都交給我來辦就可以了。”

    “我其實真不怕再多幾條流言蜚語的。”

    “君慎給你添麻煩了,”她慈愛的看著我,喝了點茶后,放下杯子站起來,“我兒的禍事,怎能讓公主再擔罪責,我這就告辭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我行了個晚輩禮。

    待人走遠,我問初一,“查出來了嗎?”

    “德妃娘家遞過牌子進宮,宋尚書家有過人事調動,貌似接觸過幾個紅顏。目前找不到人了。”

    “初四他們都排出去剩的人手果然不夠用了。”我嘆氣。

    “安國公夫人來的時間太巧了。”初八說。

    乙雀鵪鶉狀。

    “我不在,戲唱不下去。”我笑,“喻君慎,真是給我留了個大禮。”

    “乙雀的腦子不夠在安國公后宅立足的。”初八看著乙雀恨鐵不成鋼。

    乙雀抬頭傻笑“有初八和公主腦子夠用就行了啊。”

    初一轉身告退“我去尋個嬤嬤來。”

    “好啊,初一大人慢走。”乙雀揮揮手。

    “備馬,去南苑。順便把暗香送南苑去,公主府再大也不夠它撲食的。等下,把我這一身衣服換了,太麻煩了,走個路都累。”

    “這身多好看啊。”初八強扶了我往外走,“暗香得坐馬車送過去,還是您自己安撫著送過去的好。”

    我心想也是,“把我的儀仗都安排上,如果有人再找什么事,好叫人知道去哪里找我。給我母后去個信兒,德妃和宋家給我設的套,我很委屈啊。”

    乙雀攏了攏我的發飾,“坐輕紗車架吧,正中午木箱車有些熱。”

    “好。”我答應了。

    ()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