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6章 癔癥 文 / 意賅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眼睛外斜,不敢直視問話人,在很多時候都是心虛的表現。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bxzww.com)

    雖然也并不絕對,但再加上她語氣一下變得有些激動,且開始用反問句來回答問題,則心虛的概率很大了。

    荀牧和蘇平都是老刑警,自然看得出來。

    很顯然,問題應該就出在評定獎助學金這一塊了,至少,評定獎助學金的過程絕對不像她說的那么公平公正公開。

    而她選擇隱瞞的原因就在于……

    在獎助學金上動手腳這事兒,比她遇刺遇襲更加惡劣。

    左右她也沒受到太嚴重的傷,這點醫藥費損失她還承擔得起,但要這事兒曝光了,恐怕得丟掉工作,可能還會納入不良行為記錄,后果相當嚴重。

    “那么,”但蘇平也沒記著拆穿她,和荀牧用眼神交換過意見后,只進一步問道:“你們獎助學金評定,是在什么時候?”

    “這個……”女輔導員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老實說道:“就在上月中旬,現在是新學年嘛,正好考核評定上學年的綜合成績,評選獎助學金。

    不過在上星期,名單才算定下來,報上去。畢竟這其實也不是個輕松活,那么多人呢,得一一核對成績,得按照規定計算學分與各項成績是否達標,接著還要投票,最后才能報上去,等上邊終審。”

    蘇平接著問:“參選名單和最終名單,你手中有備份嗎?”

    “這個……有的,但不知道被我放哪兒了。”女輔導員說:“應該是在u盤里邊,但我好幾個u盤呢,時不時還老丟……”

    說到這兒,她又猶豫了一陣,輕輕咬著下唇。

    她猜出荀牧和蘇平察覺到這一塊的問題了,否則也不會一直揪著不放。

    因此,她很快下定決心,說:“警官,要不這事兒,還是算了吧。那學生……我就不跟他追究了……”

    “刑事案件,屬于公訴案件,不是當事人不追究,咱們就不查辦的。”蘇平聲音淡漠了幾分,帶上了點公事公辦的味道:“你的訴求,以及是否原諒歹徒,確實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最終判決結果,但也僅僅只是影響。

    畢竟,犯罪行為,不僅僅是直接傷害到當事人本人,如果不處理,將來還可能會影響到他人,因此,他必須受到應有的懲處。

    你的傷,我會請法醫臨床的同事做個傷情鑒定,但就目前以我的經驗看,至少都是輕傷,已構成刑事犯罪標準,我支隊已立案調查,單單憑著你的個人意愿,無法撤銷。”

    輔導員張了張嘴。

    蘇平卻不再給他繼續開口的機會,只說:“你好好休息,好好養病吧,我們就不打擾了。你放心,這件事兒的真相,我們肯定會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給你一個交代。”

    ……

    走出病區后,荀牧看向蘇平,問道:“老蘇,你真確定,這起襲擊事件跟獎助學金評定有關?”

    “不確定。”蘇平搖頭:“但很顯然,她大奸大惡的事兒或許沒干過,但尋常的虧心事恐怕做過許多,再問下去,很難有收獲。

    有這個時間在她身上耗著,倒不如問問她的同事、朋友乃至學生,說不定還能有更多線索,有助于迅速鎖定嫌疑人。”

    “果然,”荀牧說道:“我就說,只憑著這點兒蛛絲馬跡,你不可能這么武斷的認為本案就與獎助學金評定有關了。

    嗯,另外,這樁案子按理說其實偵查難度應該并不大,歹徒的作案動機應該只是尋常的矛盾傷人,但交給大隊偵辦到現在,半點結果都沒有,甚至連當事人都沒詢問過,這里頭有問題。

    是,咱們最近幾乎把里里外外所有單位都給得罪了一個遍,但……其他單位管不著,刑偵大隊,作為咱們的下屬單位,咱們難道還不能管了嗎?

    不管他們是能力不足也好,還是出于這樣那樣,外部內部的原因而出工不出力,消極怠工,這幫小崽子,都得好好整治整治了!”

    “確實。”蘇平擰了擰脖子,壓著火氣說道:“不想干就不要干,混在位置上浪費資源,占著茅坑不拉屎,幾個意思?”

    ……

    與此同時余橋市精神衛生中心。

    相比于武警醫院,這家醫院位置要偏上一些,也更遠,松哥和祁淵才剛剛趕到。

    下車后,見祁淵還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松哥拍拍他肩膀,問道:“在想什么呢?這么入神?”

    祁淵回過勁來,搖搖頭,說:“也沒有,可能是因為昨晚沒睡好,這會兒有點懵。”

    “嗯?昨晚幾點睡的?”

    “三點多接近四點。”

    “怎么這么晚睡?”

    祁淵再次搖頭,沒有解釋,只岔開問題,問道:“松哥,廖紅紅的情況好像很嚴重啊,都轉到這家醫院來了,問詢工作恐怕是不太好展開,你打算怎么辦?”

    松哥見他不想說,也沒多問,順著他的話題說道:“先和她的主治醫師聊聊吧,瞧瞧能不能從醫學方面找到解釋,查清楚她當時究竟碰到了些什么。

    在既往史啊,病情啊這方面,他們其實比咱們更加專業,術業有專攻嘛,他們就是做這項工作的,說不定醫院這邊已經把前因后果都問清楚了呢。”

    祁淵輕輕頷首。

    兩人一路來到住院部,走到第二臨床病區醫師辦公室,找到名女醫生,出示證件表明來意之后,便輕聲問道:“請問,負責廖紅紅的是哪位醫師?”

    “我就是,”她說:“廖紅紅是我們醫療組負責的。”

    “你好,”松哥立馬說道:“病人她現在怎么樣了?”

    “總的來說,并不理想,情況相當不穩定。”醫生搖搖頭,說:“經過我們醫療組的綜合評估,一致認為,她這種情況,應該是癔癥。”

    “癔癥?”

    “一種潛意識影響下,受主觀推動,卻不受主觀控制的有目的性精神臨床疾病,”醫生展開解釋道:“臨床實踐中,除去遭受某種重大刺激或藥物作用等少數情況外,大多數癔癥,常常都發端于困境之中而危難之時。

    而癔癥發作,往往能夠幫助病人脫離這種環境。”5

    ()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