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天地驕陽 文 / 雨下的好大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而在仙山外,他們能看到的就很有限了。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dzaopk.live

    因為有天地絕域四墻在,他們能看到的頂多只有模糊的身影。

    而且還是天地絕域投影出來的模糊身影。

    不然按他們的位置,根本看不到江左的身影。

    蘇琪看著天劫中那個人碰到了天罰,又躲開了天罰,非常的不解。

    碰到天罰就算了,但是躲開是怎么回事啊

    她上一次遇見這種天罰的時候,她記得不是這樣的。

    不過說起來,這次跟上次感覺不太一樣了。

    好像沒有上次感覺來的可怕。

    至于三進四這種事,習慣下就好了。

    而除了蘇琪外,還能夠站立的,也就只有智慧老人一人了。

    蘇琪不由的問道“前輩,剛剛那個人是躲開了天劫不是說天劫是無法躲開的嗎

    而且天劫要是可以躲開,那還怎么渡劫”

    對于蘇琪還能正常說話,智慧老人倒是沒有絲毫的疑惑,更沒有任何吃驚。

    他開口道“正常情況下天劫是無法躲開的。

    但是這個人不同,常人辦不到的事他可以辦到,他超越了我們所有人的想象。

    當然,躲開天劫并沒有用,因為被躲開的天劫會自動回到劫云中。

    總體力量沒有絲毫的減弱,所以說這只是他的緩兵之計。”

    蘇琪點點頭,這種事她還真是第一次知道。

    隨后蘇琪又問道“那前輩覺得他能渡過天劫嗎”

    智慧老人搖頭“理論上很難,但是”

    智慧老人猶豫了片刻道“這是一個常規性,打破正常理論的人。

    站在最客觀的角度上看,他應該能平安無事度過吧。”

    說這話的時候,智慧老人下意識的嘆息了一聲。

    而蘇琪則還是不解,這個人有這么強大嗎

    不過強不強大,跟她沒關系,反正需要操心的是她師姐。

    她現在倒是比較在意,自己老公去哪了。

    別被天劫影響了才是。

    “不會嚇的躲起來了吧自己老婆也不要了”蘇琪自語。

    當然,這種可能性不大。

    畢竟從小到大,她老公只會在她面前逞強,從來不會退縮。

    所以她需要經常抓她老公,畢竟她老公就知道亂來,還不讓她知道,一點都不聽話。

    越想蘇琪越感覺難受,就好像她老公已經背著她干什么危險的事似的。

    本來她還想問問智慧老人,她老公在哪,她也要過去。

    只是還沒問出口,劫云涌動,又一次劈向渡劫的人。

    而且一次性來了三道天罰。

    智慧老人很專注的看著里面,他很想知道江左要怎么應對。

    面對三道天罰的江左,皺起了眉頭。

    “剛剛推演出了新平衡點,不過不確定天罰還會不會出現變化,可惜現在無法用眼睛觀察到天罰本質。”

    因為看不到,所以江左只能用身體去感受,而感受天罰可是有風險的。

    雖然他并不會被抹殺,但是受傷是必然的。

    他渡完劫就要跟蘇琪匯合,不然也不至于去躲開。

    實際上就是在感受到的瞬間,不讓身體受傷罷了。

    不過手確實是受傷了,好在并不嚴重。

    當天罰下來的時候,江左伸手往其中一道抓去。

    很快江左就再一次碰到天罰了,這一次沒有任何意外,江左成功的抓到了天罰。

    而一道天罰落敗,另外兩道緊隨其后。

    這次江左沒抓,而是直接正面對抗上了。

    轟

    江左跟天罰碰撞在一切,瞬間引爆了天罰威勢。

    江左所在的小島頃刻間支離破碎。

    血煞懵逼了。

    自己這就出來了

    剛剛他還特地加固了封印的。

    這時候劫云突然涌動了起來,它貌似才察覺到血煞。

    所以這個時候多出了一個人,就直接要加量不加價。

    天劫應該是很開心的。

    終于能轟個痛快了。

    而看到天劫變大,血煞一臉的蒼白,他感覺自己要完啊。

    如果只有一兩下,那么他還能硬抗,但是要一直來,他就是能活下去,根基也沒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還是要引下天劫。

    他的大道級天劫,或許能壓過對方的天劫。

    到時候就有度過去的可能了。

    是的,不管是不是大道級別的天劫,只要是正常天劫,血煞都不怕。

    但是他怕天罰啊。

    這是人渡的天劫嗎

    不過血煞還是很心驚的,這個人簡直是怪物啊。

    躲開了天罰不說,居然硬抗天罰平安無事。

    更可怕的是,他手里居然抓了條天罰,天罰什么時候也能抓到了

    抓天劫就算了,天罰也抓,那是碰了就容易死啊。

    血煞覺得,這個人才是真的不給天劫面子。

    江左也沒理會血煞,放出來就是給他掙扎的,幾波天罰下來,他基本頂不住。

    不過他已經不在意了,天罰沒有再次異變,那就沒問題了。

    而且他已經抓了一道天罰了,后期就算異變了也無所謂。

    這般想著,江左就開始吸收那一道天罰,隨后沒多久天罰在他另一只手化形而出。

    現在的天罰已經成了他手中的劍了。

    在一邊的血煞簡直看呆了,這世上還有這等人

    這是何等妖孽啊

    被人畏懼的天罰,人家說抓就抓,抓了就算了,說吸收就吸收,吸收就算了,說轉換成自己的武器,就轉換成自己的武器了。

    現代修真的都是這樣嗎

    他們這些遠古存在,其實都已經落伍了

    血煞希望不是這樣,不然真的毀了無數年的三觀了。

    這時候天罰又來了。

    而血煞需要做的就是完成最后的吞噬,把自己的力量推到最高。

    當然,現在的他不敢對江左動手,血淋淋的教訓剛剛已經體會到了。

    誰知道現在過去會不會又被劈。

    不過他發現了,天劫是變大了,天罰也變強了,可是并沒有來攻擊他。

    他只要努力度過雙方的余波就好了。

    而在外面,所有人都看到了江左模糊的操作,一個個三觀都要爆裂了。

    蘇琪也是震驚,隨后問道“前輩,天劫天罰這么沒面子嗎”

    智慧老人搖頭“實際上有資格跟天罰對抗的人,少之又少。”

    蘇琪問道“那什么人才有這種資格”

    智慧老人道“天地驕陽。”

    ()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