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6章 那個沒有記憶的冬天 文 / 新茶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為了安慰她的感情,傅淮琛愿意把自己鮮血淋漓的傷口撕開給她看,毫不在意,甘之若素。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dzaopk.live

    在米國的那五年,他學會了自己是傅家嫡長孫的時候不曾學會的一切,學會了如何找到最安全的天橋睡覺,學會了如何搶到最干凈的那塊面包,學會了怎么被打能恢復的最快,甚至后來,他兼職做一些工作,在米國上了學,也因此認識了杰斯等人。

    如果不逞兇斗狠,那個少年活不到十七歲,活不到傅家幡然醒悟后將他找回國的時間。

    傅淮琛最后說道:“不論我承不承認,我母親的名字是閻靜,現在,她叫付夫人,她的丈夫是米國一個幫派組織的頭目,叫做付厲臣。”

    “綰綰,如果遇到他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不,我會保護好你。”他在她的耳邊,一字一句的嚴肅承諾。

    姜綰勾起他的領帶,低聲在他耳邊道道:“我都記住了,那傅淮琛,你知道現在是在哪里嗎?”

    “1927。”

    “傅淮琛,你為什么會開晚風?”

    “因為因為江晚。”男人的聲音壓低了幾分,似乎不想提起這個名字。

    姜綰心頭一跳,以為自己聽錯了:“什么?”

    “江南的江,晚風的晚,晚風的名字,是我為了紀念江晚。綰綰,你就當,我也是那個江晚的腦殘粉吧。”傅淮琛的神色有些不自然,耳根蔓延去紅色,讓姜綰笑的眸子完成了月牙。

    她慢慢的問道:“所以,晚風的招牌點心是江晚前輩喜歡吃的那個口味的慕斯,也是傅先生當腦殘粉的時候做出的事情?”

    “是。”

    “傅淮琛,你是不是喜歡江晚前輩啊?”她湊近他,眼睛盯著他的瞳孔。

    “綰綰,你不吃醋嗎。”傅淮琛猶豫了一下,遲疑而復雜的問道。

    “啊,我超吃醋的!”

    傅淮琛:為什么他看不出來?

    傅淮琛最害怕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他以為姜綰會認為,自己不過是把她當成替身,他百口莫辯,因為在有的瞬間,他看著姜綰,腦海里浮現的卻是十七歲的江晚,他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可理喻。

    然而,姜綰什么反應都沒有。

    傅淮琛的內心又開始各種腦補,眉頭緊鎖著。

    最后,在傅淮琛狐疑的目光中,姜綰才演出一副有些吃醋悶悶不樂的模樣,為了讓他安心,她還要自己吃自己的醋,太不容易了。

    姜綰回想起昨天在晚風和傅淮琛的對話,忍不住再一次勾起嘴角。

    但是,姜綰也側面確定了一點,曾經的她去過米國,并且認識了傅淮琛,可是不知道因為什么,自己忘記了一切。

    “綰綰,這是你要的資料,我昨天特意打電話向我們的院長確認了,沒有問題。”

    片場,夏甜將幾張紙遞給姜綰。

    園藝好奇的問道:“什么資料?綰綰,你要和夏小姐繼續合作嗎?”

    夏甜在孤兒院長大,本來就比同齡人要成熟穩重,姜綰更是如此,園藝也是早早步入社會,做助理的經驗很豐富,三人一起過了個年之后,感情也因此越發好。

    今天是夏甜的最后一場戲,明天,姜綰的部分也就拍攝完畢,許導說這是大i,有著陸珩之和她,還沒播出就已經飽受期待,自然播放的越早越好,所以拍攝完畢之后馬上就進行后期,電視臺都找好了,直接上星,姜綰估計自己高考前電視劇就能播出了。

    “不是,是我想知道江晚前輩寫《雨后》的時候是什么感情經歷,過段時間有《云夢澤》片尾曲的錄制,我試著找找感覺。”姜綰接過夏甜手里的資料回答,“當然,有機會的話,我當然愿意和甜甜姐姐再合作了。”

    夏甜臉紅了一下,道:“江晚姐寫《雨后》的時候其實才十六歲啦,我們孤兒院的孩子其實才是全華國她的第一批聽眾哦,那時候《雨后》才是個雛形,她都沒被嘉世看中呢,寫了雨后,經常在孤兒院給我們唱歌。”

    “不過我當時很小,也就這么高,”夏甜比了一下手勢,她當時還是個小學生吧,“就記得江晚姐是個很溫柔也很有趣的人,對我們溫柔,在院長媽媽面前又很搞怪。”

    姜綰點了點頭,回想起十五六歲的自己,也笑了。

    夏甜去找肖硯對戲,姜綰則拿著資料看起來,夏甜給她的資料無非是自己上一世寫歌時候的經歷,什么下雨天跑回去寫歌詞啦,什么看到月亮哭著填曲啦,她是真的打電話問了夏院長,否則絕對不可能知道這些詳細的自己都快忘記的事情。

    忽然,姜綰頓住了,目光鎖在一行字上。

    “江晚姐在高一的寒假,和剛認識的一位女性朋友一起相約去旅游,雖然沒有說是去哪里,但是去了整整一個假期,回來之后,就又寫了《雨后》專輯里的其他歌雛形,性格也更加清冷了一些,那段時間為了寫歌,不與院長和我們說話。”

    高一。

    十六歲。

    那個冬天,自己做了什么?

    姜綰努力的回憶了一下,終于發現,那段記憶她怎么也想不起來,甚至再想下去,自己的太陽穴就開始隱隱作痛。

    姜綰忽然記不清自己是怎么作出《雨后》那首專輯里面其他歌曲的了,她后來被嘉世看中簽約,包裝,認識陸珩之,參加音樂之心,出道但是,她十六歲的冬天,是空白的。

    她的指腹輕輕摸著紙上“一位女性朋友”的字眼,心里確定,那個女性朋友就是唯溪,高一的自己剛剛認識唯溪,兩人相見恨晚,一直膩在一起玩。

    但是,她怎么不記得自己和宋唯溪相約去旅游了?如果她們真的去旅游,那么為什么沒有留下一張照片,唯溪也從來沒有向自己提過這件事?

    一切,可能只有唯溪才能回答她。

    姜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深呼吸一口氣,放棄了回想。

    “百里瑾,我明白,今日的痛苦也不是一般的痛苦,但是同樣的,今日的甜蜜也不是一般的甜蜜,有人說,情深緣淺,說的,或許就是我們,你知道的,我天生能夠看見第一眼見到的神的魂魄,其實我騙你的,我一直,一直都能看見你的靈魂。

    你的三魂七魄如今只剩下各自一縷,你快死了,百里瑾,你知不知道,你的心沒了,就要死了!你還瞞著我什么呢?”

    云海之上,泰山之巔,是天族九公主悲痛欲絕的聲音,夏甜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長裙,那么鮮艷而幸福的顏色,一頭墨發隨風飄舞,可是,她的表情卻呈現出一種剜心似的痛苦。

    姜綰的神情被拉到現實,她收了手里的資料,看向片場,內心一震。

    神與妖,注定無法在一起。

    九千年前,那承乾殿里的驚鴻一瞥,百里瑾遇見了自己的劫難,可是那感情還沒有開始,妖神大戰就又一次開始了。

    身為青丘一族少族長的百里瑾,持三尺長劍,在戰場上親手殺了數不清的天族之人,其中,就包括百里歡最喜歡的三哥哥。

    那只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靈魂,面對他人騷包又快樂的狐貍,在經歷了姐姐被封印,妖族戰敗,妖界對神界俯首稱臣之后,最終選擇斬斷了情絲,成為無欲無情的青丘族長。

    天族有一則古老的傳說:若是得到青丘九尾狐的一顆七竅玲瓏心,就能救活任何肉身未受損壞的神。

    世人皆知,百里歡消散了,這四方天地,只剩下百里瑾一條九尾狐。

    這就是妖族祭祀說的,她是他的生死之劫。

    ()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