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馬首是瞻 文 / 宮三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難能可貴皇上說出來這番話,也感慨公主生在太平盛世,不然哪有這等機遇。【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點點頭:“既然皇上如此說,微臣就且試一試,擇日先和公主談談,再給公主定一位品行俱佳的駙馬。”

    “行行行,此時就交給丞相大人了,朕要陪皇后吃飯去,丞相就先退下吧!”

    皇上估計是聞著飯菜香了,分分鐘下了逐客令,陳大相默默翻白眼,果然是有美女就不要兄弟了。

    躬身退了出去,路上腦子里一直在轉悠念頭,這給公主選駙馬不是個太大的問題。

    嫁是肯定要嫁的,身份自要貴重,然后再讓公主挑一個合眼緣的,估計差不多。

    反正得公主喜歡,這是重點。

    關鍵問題還是花燈節,這方面要有驚喜著實很難,花燈陳大相見過,紅樓夢里面的猜燈謎那種類型吧……

    然后各種好看的紙燈籠,有吃的有玩的有看的,屬于古人中難得的節日。

    放在現代根本沒那個氣氛,一堆電燈和古色古香的自制燈籠哪里能比。

    “哎……”下車嘆口氣,此事還得從長計議,到時候看能不能找人商量商量。

    倒是剛下車到門口就見到管家過來回稟:“老爺,天汀州州主在廳中已經等了好些時候了……”

    “呵呵……”面有笑意,對他的到來沒多意外,點頭往里走了。

    “石州主,有失遠迎了。”陳大相踏入廳中開口。

    側坐的石澤勇轉頭得見陳大相忙起身:“不敢不敢,是在下貿然叨擾,還請丞相大人不要怪罪!”

    “呵呵,你知道就好。”陳大相隨意笑笑,半點兒不客氣的坐過去主位。

    如此不客氣一句話讓石澤勇當場愣住,尷尬一瞬間才揉揉臉頰正色開口:

    “丞相大人,之前的事情確實是在下沒有調查清楚受了蒙蔽,并非我本愿,還請丞相大人恕罪。”

    “國丈是怎么說的?”陳大相開口問道,面上看不出情緒。

    石澤勇定定神,略有幾分遲疑:“此次國丈確實做了一些讓丞相大人不高興的事情,不過當真與我無關,在下保證,以后定然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畢竟我一直是站在丞相大人這邊的……”

    “是嗎?”陳大相笑笑沒所謂:“我剛才問的問題,不是這個意思……”

    “……在下不明白……”

    瞧一眼石澤勇表情,看他是真不明白,陳大相解釋了一句:“我是想問,國丈當時在涼亭中是怎么說的?從那時候起,你們倆就決定合作了吧……”

    “……”

    說的這么直接,石澤勇再不明白就是真傻子了,看陳大相好像早就知道什么的樣子,本能覺得裝傻也行不通。

    不假思索,當堂一跪——

    “丞相大人,此事確實是在下被豬油蒙了心,沒有及時看清,所幸現在為時不晚,我已經和國丈撇清關系,日后丞相大人一句話,在下定然馬首是瞻,萬死不辭。”

    “嘿嘿嘿……”笑聲有幾分詭異的陳大相將石澤勇扶起來:“行了,此事我也不打算深究,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你既然已經有了覺悟,這樣就行了……”

    面對陳大相此言,頓時稍有安慰,石澤勇心中后悔不是假的。

    早知道信他個鬼,國丈那個糟老頭子壞得很!

    這一來不止沒能扳倒丞相大人,反而是惹上一身騷,簡直偷雞不成蝕把米。

    到這時候也看清了,別說一個國丈,就是再來兩個國丈,那也不是丞相大人的對手。

    原本以為的既定之局,丞相大人一手高瞻遠矚決勝于千里之外,讓爾等望塵莫及。

    實在感慨,當初就不該走這一趟彎路,否則現在哪用這樣。

    然而后悔也晚了,且不知公主駙馬之事,丞相大人還會不會幫忙,仔細想想,要不要再送些什么東西,倒不知丞相大人最喜歡什么……

    美女?

    金子?

    珊瑚?

    瑪瑙?

    ……

    “對了,剛才你們都走了,皇上提了一嘴關于公主選駙馬之事……”

    陳大相施施然開口,一句話頓時把石澤勇的心推到了山巔巔上。

    喉頭滾了滾,面上滿是緊張,看過去陳大相等著后續,簡直呼吸都快暫停。

    所幸沒等多久,就聽到陳大相開口,一句話頓時讓石澤勇松口氣——

    “此番選擇,我要和公主商量一下,不過近期應該會有通知,你先讓你兒子準備準備吧,估計到時候競爭有點兒激烈……”

    “謝丞相大人!感謝丞相大人!確實感謝!”石澤勇忙不迭就是一拜。

    陳大相看他一眼目中淡定:“你也先別忙著謝,此次并非是我主導,關鍵在公主身上,我不會做過多干預,所以公主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明白嗎?”

    “明白明白。”石澤勇倒是半點兒不在意,目有正色:“只要丞相大人給機會就行了,我還怕丞相大人會將我兒剔除名單……所以……”

    “不過,確實非常感謝丞相大人,感謝您大人不記小人過!”石澤勇端的又是一拜。

    陳大相倒是癟癟嘴沒所謂,反正也就這樣,自己只是給個機會,抓不抓得住和自己沒關系。

    賣個人情而已。

    “既然丞相大人有如此想法,在下就先回去找犬子商量,不打擾丞相大人了……”

    來得快去得也快,似乎很有眼色覺得不該留下。

    陳大相沒所謂擺擺手:“本來還想留您吃飯的……不過既然身有要事,那我就不留了,石州主恕不遠送!”

    “那個……”

    都聽說這丞相府的飯菜,那是聲名遠播,有些連宮里都比不上,一直沒有機會試試。

    然而還沒等石澤勇改口,陳大相已經后半句出聲,利落一句話,直接給他堵回去。

    吞了口口水,饒是覺得機會難得,也被自己錯過了,只能嘆口氣拱手離開。

    剩陳大相高高興興吃飯去了,今兒有蒸魚,陳大相秘制蒸魚豉油,那味道——絕了!

    至于門口石澤勇,只能將就聞聞香味兒,上馬車離開,選駙馬那事兒逐漸代替了胃里的哀嚎。

    “機會只有一次……一定要把握住了……”石澤勇喃喃出聲,目中透著堅定。

    ()

猜你喜歡

极速11选五走势